木马知星辰

刺客和我秀都是我的初心,不管未来如何,他们在我心里永远都是十二个人的泥石流男团。
我爱他们。

天玑唯物主义小斗士:

转发这只易泡泡,你将得到欧皇马的保佑
信马马,得永生😂😂😂
欧皇马马,在线做法hhh😂😂😂

求婚日

今天竹马也是相亲相爱的一天呢≧▽≦!!!

笃定闳茶:

  明杰看著子閎敞開的襯衫領口,皺眉貼近子閎的胸前。
  「鈕扣扣好,等下被拐走怎麼辦」明杰伸手將它扣起,順帶在臉頰上偷了個香。
  子閎伸手拉住明杰,順道再將鈕扣全解開,把明杰壓在門上。
  「先讓我把你拐走」拉著明杰的手環住自己的腰,子閎低頭輕咬明杰的耳垂。
  宏正清了清喉嚨,這兩人好像忘了…這個家不是只有他們。
  子閎回過頭,發現身後兩人的存在,把明杰放開,慢條斯理的將衣服整好,轉過頭微笑的看著他們。
  「這不是我認識的他們…」偉晉睜大眼,看著子閎有別於從前的沉默、高冷的模樣,以及明杰那個害羞的表情。
  「練得不錯,要出發了嗎?」宏正伸手摸子閎的腹肌,被一旁的偉晉狠狠瞪了一眼。
  兩對情侶勾著手走出家門,在這擁擠的大街上,傲人的身高特別顯眼。
  「所以說,你只是要逛夜市幹嘛穿西裝?」明杰伸手拉子閎的領帶,真不知道這人在想什麼。
  宏正和偉晉露出會心的笑容,走岔路往另一個方向去了。
  兩人走到一片空地,旁邊有一些剛逛完夜市的情侶在吃東西,子閎拉起明杰的手。
  「我一直很不擅長表達自己對你的愛,總是讓你處處護著我。但是今天必須說清楚,許明杰,我們結婚吧」子閎右膝輕輕跪地,紳士的看著明杰。
  旁邊發出不小的驚呼聲及竊竊私語,但這些都遠低於為子閎的勇氣而歡呼的聲音。
  「好啊,我們結婚吧」明杰將子閎拉起,微笑著看著對方。
  「那我怎麼辦?」宏正晃悠悠的將手搭在子閎肩上,嘴角浮現一絲陰險的弧度。
  「偉晉呢?」明杰沒好氣的撥開宏正的手,攬住子閎的腰。
  「去買東西吃了」宏正無奈的看向自己走來的方向,偉晉正提著一袋食物邊走邊吃。
  明杰掛在子閎肩上,往宏正和偉晉的方向看過去。
  「好吃嗎?」宏正一把攬過偉晉,眼底浮現寵溺的笑。
  「嗯!」偉晉頭也沒抬,沉浸在食物的世界。
  「要嫁給我嗎?」
  「嗯!啊?」偉晉應了聲,才發現剛剛那句話好像有什麼不對。
  「大嫂好~」旁邊兩人調皮的喊了一句,換來宏正嘉許的笑容。
  子閎和明杰手拉手,往他們原本的目的夜市走去,而偉晉仍然…
  在吃東西。
  宏正表示無奈。


伟晋依然被大哥拐走的一天,
今天的竹马没有争论谁上谁下呢,实属难得。

(执离)《慕容传》中

  
  
  
  “慕容先生,你且好生准备着,今夜王上就会上府参加宴会。”
  王子低着头看着手中的玉萧,一言不发。莫兔兔郡主因为还有很多宴会上要准备的事忙,撂下这么一句就屁颠屁颠的跑了。
  王子内心有点忐忑,但也不是怕,就是,怎么说呢?嗯…应该算是紧张吧。也不知道这纨绔国王长的什么模样,毕竟是要努力接近利用的人,若是长的好也便罢了,毕竟美人儿嘛养眼睛。若是长的歪瓜裂枣一副王八犊子模样,估计以后眼睛得瞎。
  虽然王子有些颜控,但现在确实也不是能让他在这儿胡思乱想脑补别人长相的时候,毕竟也是要登台表演的人嘛,适当的练习还是必不可少滴。
  
  
  
  俗话说,月黑风高夜,杀人……
  “阿嚏……阿嚏~……阿…阿…阿…阿啾……”
  靠他八辈祖宗仙人掌的,这大晚上的非拉着来参加什么宴会,想他堂堂贵为一国之君,居然当着那么多随从的面打了一路的喷嚏,等会儿见着了那莫澜若是没有他所说的美人儿,非扒拉了他的皮做成围脖不可。
  纨绔国王坐在露天的车撵上,有些猥琐的耸拉着鼻涕,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浓浓的二流子气息俗称小混混,真真是白瞎了那张长的人模人样的俊俏小脸蛋儿。
  而此时的莫兔兔呢?当然是在宴席上和一群平日里关系交好的纨绔子弟们玩的嗨起,而这群纨绔子弟呢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长的很好看而且还是一个比一个嫩的那种。没办法,谁叫他和那个纨绔国王都是颜控呢?
  也估计是大家真的都玩的很嗨,然后就都搁一堆儿划拳喝酒去了,没有半点富家子弟该有的斯文,这要是让他们爹娘知道了,全都得抓回去一顿竹笋炒腊肉。
  等纨绔国王到场的时候,国王自己都觉得没眼看。一群酒鬼,歪七扭八的倒了一片,嘴里还在喊着划拳酒令嚷嚷着喝酒。
  虽然场面有些混乱,但到底又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也就没啥过多的感觉。
  ”王上您可算是来了。”
  莫兔兔正好又给人灌完了一杯酒水,一抬眼就看见站在门口处杵着的纨绔国王。莫兔兔周围仅剩的一小部分还算清醒的人听见莫兔兔说王上来了,都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行礼,实际上是站都站不稳。
  国王也没咋在意,没事跟一群酒鬼计较那么多干嘛。刚想开口说话,结果却冲着莫兔兔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口水都喷人脸上去了。
  “王上……您这是,受凉了?”莫兔兔抬手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口水,感觉有点生气,又有点委屈,但是还不能发火不能说。
 “呵呵…”
  国王有些尴尬的揉了揉鼻子,但转念又想到自己会受凉全都是拜他所赐,一下子就不觉得尴尬了。
  “还不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非要办这劳什子宴会,而且还脑抽似的办在晚上,本王又怎么可能会受凉呢。”
  莫兔兔蹩着嘴,委委屈屈的站着不说话,只是红着一双兔子眼看着人家,一副虽然都有可能会”哇”的一声哭出来的样子。
  纨绔国王看着他这模样,也不敢多说些什么,要真把弄哭就不好了,只得连忙转移了话题。
 “咳咳,那啥,那什么,你说的美人儿呢?”
 “哦,您说慕容先生啊,我让他在偏房休息呢,这宴席上毕竟太乱了。不过。我这就叫人去请他出来。”
  
  
  然后王子就一脸懵逼的被侍卫“请”了出来。
  
  啥意思啊?没看到本王子在睡觉吗?非得把他给生拉硬拽弄出来,干啥玩意儿啊,那纨绔国王不是不来了吗,那还把他扯出来,没事憋的慌是吧。
  
  不管王子心里在发着什么样的牢骚,总之王子的裙下又多了一个被他美貌所吸引的人。
  是的,纨绔国王看上了王子的脸。
  
  国王内心os:嗯,这人长的真特么好看,啥时候弄到宫里去摆着,养眼睛。
  
  “王上,这位就是我给你说的慕容先生了。”莫兔兔邀功似的冲着国王傻笑,虽然有点傻,但还挺可爱的?
  国王想了一秒,选择先不理兔子,他现在还是比较好奇美人。
  国王扬了扬自己的下巴,想要摆出一副高贵威严的样子来,虽然这很明显的不太可能。“听说,你很会吹箫?”
  王子很懵逼,感觉自己脑子糊成了一团浆糊,这纨绔国王咋突然就来了呢,而且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他蓬头垢面的站在了纨绔国王面前?那他之前的计划还有用吗?
  
  王子面无表情甚至有些麻木的杵在原地没有动,但架不住他长的好看啊,在国王和莫兔兔的视角就是一冰山美人,雪山之莲,高岭之花,总之就是各种美就对了。
  脑补功力深厚的国王,猥琐一笑,转身便走,还边走边说了一句
  “可当真是个妙人啊。”
  
  王子:???
  你们确实这个国王脑子没毛病吗?这哪来的神经病,真让人头大,莫名心塞。
  
  在这一天,美丽动人的王子三观遭受到了严重的打击,这个国家的人真可怕,一个俩个的脑子都不太好。
  
  
  

(执离)《慕容传》上


  ☆大量私设预警
  ☆人设不定时崩预警
  ☆也许没头脑逻辑预警
  ☆认真你就输了预警
  
  

  那年王子十六岁,正是大好青春时。他本以为这一生都能和他之前生活的那十六岁一样,有每天你侬我侬无情秀恩爱的父母,有两小无猜一起胡天胡地乱跑捣蛋的病秧子好友,有表面恭敬背地骂娘的有趣大臣,有很多很多他喜爱的事物………
  
  可惜,国破了。
  
  无情秀恩爱的父母亲也死了,虽然平日里常常当着竹马好友的面吐槽抱怨,甚至会在被父母抛弃过二人世界的时候大声咒骂,却真的没有想过他们会死。
  
  但现在他们的尸体就乱七八糟的躺在冷冰冰的地上,他们的身旁还有很多士兵、侍卫的尸体,扭曲的身体碎块裹着发黑的血,王子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第一次切身体会到了死亡这个字眼的含义。
  
  陪着王子的竹马好友一手搀扶着深受打击的王子,一手抹了抹满脸的鼻涕眼泪,心想他维持了十多年的文雅君子的形象算是毁了。又看了一眼自己的竹马王子,叹了一个长长的气。
     把王子往墙上一推,就要扒他的衣衫。王子一惊,差点没一个大嘴巴子扇他竹马脸上。
  “你要干什么!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王子通红着个脸,就着满脸的泪水,衣衫不整,活脱脱一副正在被人图谋不轨的小女儿模样,甚是可怜,可竹马只觉着看的牙疼。
  “你可停了你乱七八糟的龌龊想法吧,我这是在救你呢,快跟我把衣裳换了。”
  王子糊着个脑子,半天理不出竹马说这话的头绪,只是一言不发的死死揪着自己的衣服领口,一副生怕被人轻薄了的样子。
  看的竹马额头青筋直跳,用了不少强硬手段又费了不少时间,方才和王子把衣裳对换好。
  竹马理了理衣裳下摆的褶皱,冲着王子露了一个自以为凄美绝伦,让人一生难忘的笑。然后把王子往墙上一推,转身作势就要从城楼上跳下去,王子被吓了一跳,眼急手快的一把就把人给揪住拽了下来。
  “你这是做甚,我虽恼你先前所为,可你就算是赎罪也犯不着跳城楼吧。”
  竹马低着头没说话,绷着一张脸,沉默了一下。
 “皇族的人都死完了,就差你了。你知道吗,王子今天必须死。但你不能死,所以我只能代你去受这一遭了。”
  然后王子就生气了,哦,怎么地,老子的命是命,你的命就不是命了吗?你死了,我上那儿再弄一个像你这么傻这么好欺负的竹马去。
  然后他俩就在城墙上吵了起来,最后还是竹马赢了,因为他以下犯上的给了王子一巴掌,把王子扇了个懵逼,竹马也打的很懵逼,可到底竹马还是比王子心理素质好,所以王子还在懵逼没回过神的时候,竹马就一个转身从城墙上跳了下去,摔的那叫一个惨,还是脸先着的地,也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王子看着竹马的尸首哭的那叫一个凄凄惨惨戚戚,但他也知道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让他在这里跟孟姜女哭长城似的哭城墙了,所以,他带着竹马给他提前准备好的行囊一边逃一边哭。。。。。。
  
  
  也不知道是敌国的人太笨或者是没见过王子,还是竹马摔的太过惨烈,以至于基本上已经认不出那是个什么生物了。所以居然都没有人发现挂掉的王子是个山寨货。
  而真正的王子在狼狈逃到了别的国家之后,一心只想着复仇。但是复仇那是那么简单的事呢,更何况王子真正要做的其实并不是复仇,而是复国。
  果真,一头热血的王子很快就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二个打击,那就是,他没钱了。
  王子把自己关在房门里苦苦思索了很久,最后决定出去找工作,当然他也没有忘记自己的初衷,再结合一下自己的特长,发现自己除了脑子聪明长得特别好看以外,就只剩下不好不坏的武功和吹笛子了。
  王子深深的叹了口气,决定去这个国家最有名的乐队面试。
  王子也是一个运气顶好的,那段时间正好那个乐队在扩招,然后王子就愉快的报了名。结果自然是没有丝毫悬念的入选成为乐师一名,王子心里很开心,心想果然自己还是很厉害的。
  但是,有时候厉害也是一件不够正确的事。同行的嫉妒、欺压、污辱,上司的睁眼瞎、偏心,皇族贵人看他时下流龌龊的眼神,言语的轻蔑,让王子学会了很多东西。
  很快的王子再也不会真心的笑了,王子以自己都想不到的速度成长着,王子学会了虚以委蛇冲人礼貌假笑,学会了虚伪说违心的话,学会了忍耐不会在被人欺压时武力回击。(因为王子不能暴露武力,这会影响他的复国计划。)
  王子花了些时间了解到这个国家的王是个一事无成的浪荡纨绔子弟,这样的蠢蛋很好骗,只要自己接近了他就可以借他的力量复仇了。
  很快,王子就等来了这个机会。纨绔国王的左膀右臂莫澜郡主,想要看他们的表演,王子决定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为此暗地里苦苦练习,只为了表演那天能一鸣惊人。
  
  表演当天,台下莫澜郡主内心os:天啦噜,这丫的谁呀,长的真特娘好看,而且还是比自己还好看的那种,不行,这绝对要上贡,送给那货绝对能哄他开心。
  于是莫澜郡主就这样没有一点点挣扎的上了王子的钩,甚至还在苦苦思索着怎么做才能把人给拐走。
  就这样莫澜郡主绷着一张脸思索着看完了表演,别问他为什么只是诱骗而不是用强,这可是美人儿啊,你舍得用强吗?而且关键是他莫澜也不是能做出这种龌龊事的人。
  表演结束之后,莫澜郡主拦住了正准备回客房休息的王子,露出个自以为亲切温和的笑来,拱手行了一礼,客客气气的问。
 “敢问先生贵姓,尊姓大名啊?”
  王子看了一眼傻笑的郡主,说话温温柔柔小声小气的,长的也很弱不禁风,标注的身娇体弱易推倒。反正是一点儿也不像是王国里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反倒像是只无害的兔子。
  莫兔兔郡主有点委屈,自己都这么好生好气的问他了,他怎么不理我呀?而且笑都不笑一下的,心下只觉得更委屈了。
  王子看着兔子郡主开始泛红的眼睛,暗道一声不好,这兔子怕是要哭。不就是问我名字,然后没理你吗,咋那么小气咧。
    但到底还是不能破了人设,只能佯装高冷的点点头算是回了礼,朱唇微启吐出俩字,“慕容。”
 “郡主叫在下慕容便好。”
  莫兔兔郡主点了点兔子脑袋,见美人儿理他了,也就不打算哭了,就这么左一声慕容先生,右一声慕容先生的叫着,使出了浑身解数的进行着无耻勾搭,一心只想把人拐走。
  而王子则表面上高山雪莲冰冷矜傲实际上却是有趣的看着眼前的兔子表演,嗯,耍兔子挺好玩儿的,比小时候耍猴有趣儿多了。
  被耍的莫兔兔郡主:…… ……
  
  总之,最后王子成功达到了目的,跟着莫兔兔郡主上了马车。而且听莫兔兔郡主说,他似乎马上就能见到传说中的那个一事无成浪荡纨绔子弟。。。呃,是纨绔国王了。
  

  

(君逸/刃逸)狗血爱情故事『连载中』

之前的文章被屏蔽了,所以就只好发链接了( ๑ŏ ﹏ ŏ๑ )

http://www.nanyudu.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412

【执峰】鹤顶红

居然屏蔽了我两次,没办法,只能发截图了,如果还是看不了的话就发链接好了

领域传媒全新品牌VI
我秀截图,夸我手速,我可是反复看了十几遍才截图成功的,至于最后那个混进来的小姐姐是因为我觉得她长得好像宇宙啊

英雄迟暮:

是这样的,我找到了旧版的lof可以下,挺新的,也不用下其他的APP,如果不喜欢就旧版的,你们就点这个链接吧

http://wap.eoemarket.com/apps/show/id/84902


看到的可以帮忙转发

神奇的世界(二)全员向all晋

严重ooc预警
真小学文笔



  
  
  “给,你的制服。”
  
  
  
  “蛤??????”
  
  
  
  制服????
  
  
  
  
  什么鬼?给我制服干嘛?
  
  
  
  
  “从现在起,你就和我在一个学校里上课。”
  
  
  
  
  罗宏正饶有兴致的坐在沙发上,看着黄伟晋的神情从疑惑不解变成一张苦瓜脸。
  
  
  
  
  
  好吧,虽然已经来到这个世界快半个月了。
  
  
  
  
  黄伟晋还是不太能接受自己莫名其妙就来到这里的事实。
  
  
  
  
  记得,第一次遇见罗宏正的时候。
  
  
  
  
  向他问路,然后用他的手机查路线,发现不但这个城市很陌生,连国家都不对。
  
  
  
  
  
  在那短短的几秒钟时间里,黄伟晋听到了自己三观破碎又缓慢重建的声音。
  
  
  
  
  
  但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明晃晃的暗示,哦不,是明示他,他现在已经不在他之前的那个世界里了。
  
  
  
  
  所以。。。。
  
  
  
  
  他到底是怎么穿越过来的????
  
  
  
  
  
  黄伟晋对此表示不解,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所以,在这个突如其来的陌生世界里,他要怎么活下去啊。
  
  
  
  
  
  手机莫名其妙的坏掉了,身上也没有现金,因为是穿越过来的,所以连身份证也没有用,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黑户。
  
  
  
  
  
  黄伟晋,刚接受自己已经穿越了的事实,就要面临着有关于生存困难的重大危机。
  
  
  
  
  而他,才刚来到这个世界不到二十分钟。
  
  
  
  
  
  
  唯一认识的人,就只有眼前这个把手机借给他的好心人。
  
  
  
  
  最后,黄伟晋在这个万分紧急危难的时刻,突然想起了自己曾经在手机上看过的小说情节。
  
  
  
  
  
  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好(划掉)蠢办法。
  
  
  
  
  
  “那个,我好像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和小区名字了。”
  
  
  
  
  
  黄伟晋,一脸尴尬又带着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满脸的不自然。
  
  
  
  
  好吧,他的好办法就是,
  
  
  
  
  装失忆。。。。。
  
  
  
  
  罗宏正:“蛤????”
  
  
  
  
  
  果然,还是不行的吗?
  
  
  
  
  
  哼,你这是在逼我出绝招嘛,看我的必杀技。
  
  
  
  
  
  “我查不到那个地址,除了我的名字之外,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
  
  
  
  
  
  哦,知道了,不记得了嘛。
  
  
  
  
  
  
  但是,请你大声的告诉我,你那一脸严肃仿佛下一秒就会和对方打起来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配合着你刚刚说的话,我感觉你仿佛是在逗我。
  
  
  
  
  
  “。。。。。”
  
  
  
  
  
  黄伟晋:你难道就不打算说些什么,来表示一下你的惊讶吗?
  
  
  
  
  
  小说里都不是这样写的啊,你难道不应该一脸惊讶,不可思议,同情心泛滥的吗???
  
  
  
  
  
  你怎么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
  
  
  
  
  
  “跟我回家吧,我收留你。”
  
  
  
  
  
  罗宏正,一脸(假)正经,仿佛正在做一个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一样,说出了让黄伟晋彻底蒙圈的话。
  
  
  
  
  
  
  黄伟晋:蛤啊,这么草率的吗,我还没准备好呢~⊙∀⊙
  
  
  
  
  
  
  然后,就这样黄伟晋?自己也没有弄明白发生了些啥,然后就稀里糊涂的住进了罗宏正的家。
  
  
  
  
  然后,他怨念了。
  
  
  
  
  
  因为,他喵的,罗宏正家里是真的很有钱,而且还是很土豪的那种。
  
  
  
  
  
  “喂,你在那边给我在想些什么东西啊?还不赶快回房间收拾一下东西跟我去学校。”
  
  
  
  
  “…啊?…哦……”
  
  
  
  
  
  就这样,黄伟晋颇有些不甘不愿的换上了制服和罗宏正去了学校。
  
  
  
  
  

假如子闳变成了丧尸(完结下)

  

ooc预警
文笔实力小学生
文不如脑洞系列
其实,我也不太知道自己写了个啥😂😂😂
你们就顺便看看吧,不过本人很虚心接受意见哦,所以,可以帮我指正错误,我也会努力改正的哦⊙∀⊙!



   
  
  
“吼…吼吼……”
  
  许明杰被丧尸的嘶吼声所惊醒,这才发现,原来他已经不自觉的来到了楼下,站在隐蔽的角落,默默的看着不远处正在和其他丧尸争夺食物的林子闳。
  
  
  抿了抿嘴唇,然后露出了个自嘲的笑。
  
  
  身体永远都比内心诚实,看,他果然还是很在意,哪怕,他现在是丧尸。
  
  
  
  
  林子闳拿着破旧的武器,吃力的解决着眼前一个又一个丧尸。
  
  
  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小型的便利店,他那是骗傻子的。
  
  
  而许明杰,就是他要骗的那个傻子。
  
  
  该死,一想到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他,居然会有想哭的冲动。
  
  
  希望他明天醒过来发现自己不见了,不要生气,虽然想也知道不可能。
  
  
  但是,他也不是故意的啊,他被丧尸抓伤感染了,必须离他离的远远的。
  
  
  虽然,许明杰平时很烦人,但好歹也是这么多年的邻居了,更何况他们还是十多年的竹马。
  
  
  其实,到底是因为什么,林子闳心里还是很清楚的。
  
  
  末世前是因为这个社会不太接受这种他们口中所谓的畸形恋情,而现在好不容易末世了,没人有这种闲心情多管闲事了,可他却又被感染马上就要变成丧尸了。
  
  
  
  不管末日前,还是末日后,老天爷都是一样的令人讨厌啊。
  
  
  林子闳完全不要命似的杀着周围的丧尸,丝毫不在意被丧尸抓咬留下来的伤口,因为反正都已经这样了,伤口有多少其实都一样。
  
  
  
  而他现在所要做的不过就是,尽量击杀以许明杰为中心的周围所有的丧尸,剩下的就全部由他引到远远的地方去。
  
  
  他现在所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就让他以为自己是因为嫌弃他是个累赘,然后就跟个负心汉一样不要脸的抛弃他了吧。
  
  
  
  最后,林子闳带着一身的伤,决绝的看了一眼许明杰所在的方向,笑了一下。
  
  
  就骑着刚才碰巧发现的一辆小型机动车朝着和许明杰约定的地方相反的地方去了。
  
  
  
  许明杰,你可一定要好好活着,你要是也敢变丧尸,我可是不会放过你的。
  
  
  
  许明杰醒了又睡,睡了又醒,可每次醒来都没有看见林子闳。
  
  
  林子闳,你去哪儿了。
  
  
  许明杰苍白着一张脸,眉头紧皱,紧紧抿着自己的双唇。
  
  
  又仔细环视了一眼四周,发现和他有关的东西全都不见了。
  
  
  连着他一起,全都不见了啊。
  
  
  
  是因为自己受伤,嫌弃自己是个累赘然后抛弃自己了吗?
  
  
  呵,怎么可能呢。我们可是十多年的竹马了呢,你怎么可能会突然就抛弃我了呢,对吗?
  
  
  
  
  许明杰费劲的站起身,准备藏好装着食物的背包就去找他,可从背上传来的重量却让他一愣。
  
  
  
  好像,变重了呢。
  
  
  
  许明杰颤抖着手,哆嗦的拉开了背包的拉链。
  
  
  。。。。傻子。
  
  
  果然,背包里的食物变多了,林子闳把他的食物全放进这个背包里了。
  
  
  
  许明杰用手抹了下脸上的泪水,就快速的将背包藏好。
  
  
  
  林子闳,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你………可千万不要有事。
  
  
  许明杰找了很久很久,可是他什么也没有找到。
  
  
  
  其实,也不算是什么都没有找到,他找了林子闳的护身符。
  
  
  
  一块小桃木做的护身符,背后还刻着他林子闳的名字。
  
  
  
  那是他们以前一起去寺庙里为对方求的,他也有一块。
  
  
  
  
  林子闳虽然当时嘴上嫌弃,可是却一直都有带在身上,即是是在末日也保护的很好。
  
  
  
  许明杰握着那小小的护身符,连同自己的那块一起,握的很紧却又带着些小心翼翼。
  
  
  
  许明杰,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安全走回去的,他只知道他的竹马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最后,许明杰浑浑噩噩的蹲在房间的角落里,抱着自己的双腿哭的泣不成声。
  
  
  
  
  林子闳果然很傻,许明杰一边哭一边想。
  
  
  
  
  他是想让自己误会,让自己以为是被抛弃了吧。
  
  
  
  什么嘛,他以为这是在拍什么玛丽苏狗血言情电视剧吗。
  
  
  
  
  你要是真抛弃我了,怎么可能还会把食物全部都留给我。
  
  
  
  最重要的是,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是绝对不会抛下我不管的。
  
  
  
  后来,许明杰想了很久,才想明白也许林子闳不是在那天晚上出了意外,因为,很有可能,在他之前,他就已经受伤感染了。
  
  
  
  
  才发现,原来,林子闳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在乎他。
  
  
  
  
  许明杰仿佛想了很久,其实也才只过了几秒而已。
  
  
  
  之后亲眼看着自己曾经的竹马,亲手从丧尸的身体里掏出腐烂的心脏,然后吃进自己的肚子里。
  
  
  
  
  
  那画面让许明杰感到恶心、难受。可是更多的,却是心疼。
  
  
  
  
  最后,许明杰还是没能忍住叫了一声子闳,那声音不大,甚至可以说是极小,但林子闳还是听见了。
  
  
  
  
  
  林子闳有些僵硬的转身望向声音来源的方向,却看见了早已泪流满面的许明杰。
  
  
  
  
  
  丧尸是没有感情的生物,他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为什么活着,为什么死去,一切的行为都只是来自最原始的存活的欲望。
  
  
  
  
  
  
  食物是他们唯一能感受到的,也是唯一能让他们活下去的东西。
  
  
  
  
  
  可此刻,林子闳手里握着刚从同伴身体里掏出来的已经有些腐烂了的心脏,愣了一下,而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只是下意识的紧盯着许明杰,然后低头吃掉了手中心脏腐烂的地方。
  
  
  
  最后,握着已经没有腐烂地方的心脏,伸向了许明杰的方向。
  
  
  
  
  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前,林子闳和许明杰一起奋斗打拼时最困难的时候一样,把苹果坏的地方自己吃掉,只剩下好的给他吃。
  
  
  
  
  
  
  
  许明杰望着林子闳伸出来的手,心情复杂,正如很久以前曾看到过的一句话。恍惚间,还是你给的温柔。
  
  
  
  
  
  
  其实,许明杰最后想的是。
  
  
  这个丧尸,还挺可爱的。
  
  
  
  然后,就擦干脸上所有的泪水,扬着最热烈的微笑,奔向了丧尸的怀抱。
  
  
  
  
  
  只要不再和你分开,跟你在一起就好,不管是作为人类还是你的同类,只要是跟你在一起就好。
  
  
  
  今后也就还请多关照了,
  
  
  
           子闳。
  
  
  许明杰如是想着。
  
  






呃。。。。感觉自己这个应该算是很烂的结尾吧,因为感觉自己拖了很久,写的也和最初想的脑洞没啥关系,甚至有点脱轨😂😂😂

所以,就赶紧写了个结局,然后觉得,果然,自己是个文笔渣。😂😂